• |
浙江家谱丛刊(全50册)

书    号:978-7-5077-5626-5

定    价:50000.00元

出 版 社:学苑出版社

作    者:刘杭

开    本:16开

装    订:硬精装

出版时间:2018.12

CIP分类号:K820.9-55

内容简介:

家之有譜,猶國之有史,在中國傳統的宗法社會中,家譜一直是用譜牒形式記載以血緣關係爲主體的家族世系繁衍及其重要人物事迹的特殊文獻。甲骨、金文中就已有了家族世系的文字記載,司馬遷撰寫《史記》即參考了春秋以前的譜牒資料,《太史公自序》云:『維三代尚矣,年紀不可考,蓋取之譜牒舊聞』,可見家譜文獻在保存上古史方面曾發揮了無可替代的作用。魏晋門閥制度提升了家譜纂修的政治意涵與受重視程度,隋唐官修譜牒更已成爲劃分官階的政治工具,一直要到兩宋時期,在歐陽修、蘇洵、鄭樵等人的倡導與實踐下,私修家譜才以另一種面目逐步走向新的繁榮。沿革及於明清兩代,家譜纂修臻於鼎盛,不僅體例成熟,而且數量出版説明家之有譜,猶國之有史,在中國傳統的宗法社會中,家譜一直是用譜牒形式記載以血緣關係爲主體的家族世系繁衍及其重要人物事迹的特殊文獻。甲骨、金文中就已有了家族世系的文字記載,司馬遷撰寫《史記》即參考了春秋以前的譜牒資料,《太史公自序》云:『維三代尚矣,年紀不可考,蓋取之譜牒舊聞』,可見家譜文獻在保存上古史方面曾發揮了無可替代的作用。魏晋門閥制度提升了家譜纂修的政治意涵與受重視程度,隋唐官修譜牒更已成爲劃分官階的政治工具,一直要到兩宋時期,在歐陽修、蘇洵、鄭樵等人的倡導與實踐下,私修家譜才以另一種面目逐步走向新的繁榮。沿革及於明清兩代,家譜纂修臻於鼎盛,不僅體例成熟,而且數量豐富,我們今天所能見到的古代家譜,絶大部分都是明清兩代纂修的。清代學術昌明,尤其在經史實學與文獻考訂方面有絶大的成績,學者對於譜牒的認識水平與重視程度也遠過前代,涌現了一批譜學專家,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則是乾嘉時代的著名學者章學誠。章氏是浙江會稽(今紹興)人,而浙江則是明清以來纂修家譜最爲密集的地區,根據《中國家譜總目》的統計,浙江家譜的數量在萬種以上,約占存世家譜的四分之一。

浙江既是經濟富饒之地,復爲人文鼎盛之區,素有『文獻名邦』的美譽,歷來就有纂修家譜的風氣與傳統,再加以學者的標舉提倡,浙江家譜數量豐富,體例精嚴,也就不足爲奇了。宋代以後,家譜在政治生活中基本不再發生作用,家譜的意義轉移到敬宗法祖、和親睦族上,名稱上通常冠以姓氏、地名、郡望、修次,或稱『宗譜』『族譜』『世譜』『支譜』『家乘』等等;内容也隨之變化,主要包括族姓源流、世系家傳、仕宦恩榮、宗祠祖塋,體例上則分列譜序、題辭、凡例、圖版、像贊、世系、傳記、宗規、家訓、祠堂、塋墓、志記、文獻等等。浙江家譜涵蓋并豐富了宋以來私修家譜的傳統格局,在纂修體例上往往成爲其他地區修譜的典範。存世浙江家譜的形制包括了抄本、刻本、活字本、石印本等常見的古籍版本,至乾隆中後期,浙江已普遍使用木活字印刷家譜,這種印製方法一直沿用至今。浙江家譜雖然數量豐富,但因印量稀少、收藏分散,加之迭經兵燹、革命損毀等原因,流失散佚的情况仍然是十分嚴重的。新中國成立後,經過土改及歷次運動,原來密藏於宗祠或私人手中的家譜大量流散,公藏機構才開始采購收藏,不過一般讀者想要看到這些譜牒文獻仍舊是十分困難的。

家譜富含的歷史文獻價值誠如章學誠所言:『比人斯有家,比家斯有國,比國斯有天下。家牒不修,則國之掌故,何所資而爲之徵信耶?』(《和州志氏族表序例上》)以國而言,世家譜牒乃是歷史興衰的時代見證;以家而言,世系家傳則是慎終追遠的基本憑藉,且子孫後代倘欲聯宗通譜,除去在譜牒之中循目溯綱以外更别無他法,這又正是家譜承載的族群社會價值。近年來由於政府的提倡,家風傳承尤其受到廣泛的重視,這使得家譜蕴涵的精神文化價值被認識發掘,在新時代焕發出了生機和光彩。

浙江家譜不僅因其數量豐富,體例精嚴而應予以特别地重視,更且因爲浙江自宋元明清以來一直是經濟文化交匯的中心,浙江家譜中所呈現的諸如商人興起、士商互動等社會變遷最具有時代的典型意義;近年來政府與社會重視整理與保護家譜文獻,也以浙江一省投入最多,最有成績。從歷史與現實來看,浙江家譜文獻都有其非同尋常的社會與時代意義。爲此我們選編了明清兩代的十八種浙江家譜,其中大部分都是《浙江家譜總目提要》所未著録的,予以影印出版,希望助力這項偉大的時代事業。

二〇一八年四月編者識


相关推荐